43.【豪门哀羞风云录】53-54.都市小说 尚春台,ai2hao.com 

43_【豪门哀羞风云录】53-54_都市小说

上,在两只

    大手肆无忌惮的抚摸下时不时打个寒战。

    车子一开动,两个人终于憋不住了,兴奋得像中了六彩,你一句我一句,

    开始为他们能够制造一个在世界上都难得一见的奇迹自吹自擂起来。

    吹嘘了一会儿,两个恶棍又开始为是谁中了这个比六彩还难中的大奖争个

    不休。

    争来争去,披侬有点不耐烦了,他挑衅似的高声说:「看着吧,这两个孩子

    都是我的种!」

    说完还按住蔓枫的肚皮逼问她:「枫奴,你说对不对?」

    蔓枫吓得哆哆嗦嗦缩成一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登敏却气定神闲地对披侬说:「老,你还是省省吧!没听医生说吗,两个

    胎儿相差一周。想想看,谁第一个H的枫奴,谁又是最后一个H的她?这还不清

    楚吗?两个都是我登敏的种!」

    两人一来一往吵个不休,蔓枫夹在中间简直要被他们逼疯了。

    这时,坐在前座的龙坤终于出来打圆场了。他朝登敏和披侬眨眨眼,诡秘地

    说:「二位不要争啦,再等一个月,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

    第54章

    这几天蔓枫都是在战战兢兢中度过的。五天前,龙坤又带她去了一趟医院,

    做了羊水穿刺。胎儿dna测试的结果这几天就会出来,登敏和披侬几乎天天上

    门,兴致勃勃地等着最后见个高低。

    检测的结果对蔓枫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无论他们谁赢,最后的屈辱都要她来

    承受。这两个孽种在她的肚子里一天天长大,不仅没有激起她一丝一毫的母性,

    反而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让她厌恶无比,他们对她来说是无法消除的耻辱

    的见证。

    也许是因为第一次怀孕的缘故,她的妊娠反应非常强烈。一般孕妇在三个月

    以后反应就渐渐减弱消失,而她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愈演愈烈。整天头晕脑胀、

    浑身酸软,见不得任何入口的东西。吃任何一点东西,马上就会呕吐不止。她每

    天只是喝水,结果身体浮肿,浑身无力。

    龙坤见她吃不下东西,就命令手下强行给她灌牛奶。灌了吐,吐了还灌。蔓

    枫觉得自己就像一条敞开着口的口袋,张着嘴任他们灌,每天就靠牛奶维持基本

    的营养。

    大概因为她怀的双胞胎,尽管吃不下东西,她的肚子却长的飞快,只三个多

    月就已经显形了。无论站着还是跪着,圆滚滚的肚子都高高地挺出来。大小便在

    高高的砖摞上根本蹲不住,只好央求看守允许她到厕所里去排泄。

    谁知他们不但不答应,还别出心裁,故意拿她开心,竟强迫她站着排泄,结

    果常常弄得屁股上、大腿上脏兮兮的,每次大小便都会招来看守们的围观和讪笑。

    还有一件让她非常难堪的事,就是她的胸脯像吹气似的迅速膨胀了起来。原

    先丰满坚挺的乳房几个月就像吹足了气的大气球,沉甸甸地坠在胸前,稍微一动

    就忽忽悠悠坠得生疼。连乳头都胀得像小手指头,原先浅浅的乳晕变成了绛紫色

    ,足有乒乓球大小那么一圈。

    怀孕给蔓枫带来的唯一「好处」就是好长时间没有人来强暴她了。自从登敏

    和披侬比赛结束以后,匪徒们似乎都对她「敬而远之」,竟好久不见有人来奸淫

    她了。实在闲得无聊,最多就是强迫她给他们口交,更多的还是用手玩弄她的变

    得越来越肥厚的私处或乳房取乐。

    不过,他们并没有放过她。自从她的肚子开始显形以后,他们有了新的取乐

    方式,就是强迫她挺着大肚子四肢着地在地上飞快地爬圈。

    今天他们就正在穷极无聊地拿她解闷。一个看守牵着蔓枫脖子上的铁链在前

    面拉,另一个看守拿着一根小木棍在后面敲打她的屁股。照例过来「看望」蔓枫

    的登敏和披侬和其他几个匪徒站住旁边,看着她扭动着圆滚滚的屁股、摇晃着肥

    大的乳房、拖着臃肿的肚子在地上吃力地爬动,乐得前仰后。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门开处,龙坤手里拿着一个牛皮纸信封,

    满面春风地走了进来。登敏和披侬一见,马上迎了上去,急不可耐地问:「怎么

    样,出来了吗?」龙坤春风得意地慌了晃手里的信封道:「出来啦,就在这里。」

    登敏和披侬一听,马上都瞪大了眼睛。登敏猴急地抢了上去,一把抢过信封

    打开,抽出了里面的那张薄薄的测试报告。

    看守们都一窝蜂地围了过去,连牵着蔓枫的那个看守都把铁链扔在地上,凑

    到人群中去了。蔓枫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停了下来,依着墙根默默在跪直了身子。

    两个跟着龙坤进来的手下无声无息地走到她的身旁,抄起她的两条胳膊扳到

    背后,咔嚓一声上了手铐。然后一边一个背着手站在了她的两边。蔓枫低低地垂

    下了头,让乱糟糟的头发盖住汗渍渍的脸颊,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蔓枫虽然低着头,耳朵却竖得高高的,听着登敏那边的动静。只听登敏磕磕

    巴巴地念着:「样本羊水中提取dna二种,分别与二种比对样本对应,父权概

    率均超过99。9 ,可以判定亲子关系。」披侬歪着脑袋若有所思,龙坤则嘿

    嘿一笑拍着登敏的肩膀打趣道:「这说的再明白不过啦,枫奴肚子里这俩孩子,

    你们俩一人一个。你们打了个平手,不分胜负!」「什么?」登敏和披侬都愣住

    了,显然这个结果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蔓枫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哇地一声

    几乎哭倒在地。站住她两旁的两个大汉赶紧弯腰抓住了她反剪的双臂,把她提了

    起来。

    她软软地被四只大手抓着,不管不顾地哭得死去活来。

    龙坤走到蔓枫的面前,捏住她的下巴,托起她满是泪水的脸调侃道:「枫奴

    ,你哭什么?你好厉害啊!这次两个人谁都没赢,你这可是中大奖的运气啊!」

    蔓枫拼命地摇着头哭道:「不……不啊……人……枫奴该死…求人……

    让枫奴去死吧……」这时披侬从后面凑了上来,眼睛里露出一丝奸笑。他拍拍龙

    坤的肩膀,朝他使了个眼色。龙坤放开蔓枫的下巴,转过身去,不解地看着披侬。

    披侬话里有话地说:「老兄,这个结果你好像早就知道了!」龙坤一愣,疑

    惑地问他:「你什么意思?」披侬嘿嘿一笑道:「老兄早就说过,有人会中超级

    大奖,你好像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了嘛!」登敏也凑了过来说:「对,我也记得这

    话,老兄你不会做了什么手脚了吧?」

    蔓枫心中一动,不由得想起那些天喝过的味道怪怪的牛奶。

    果然,龙坤嘿嘿一笑道:「不瞒二位,老兄我还真是做了点手脚。不过我也

    没想到能中这么大一个举世无双的大奖。」「哦?」登敏和披侬齐声问:「怎么

    回事?」龙坤笑眯眯地说:「那几天你们二位要比试高低,我就想,这枫奴还是

    待字闺中,从来没有大过肚子。我怕二位老无功而返,白闹一场空,所以你们

    开始比赛之前,我稍微给她用了点药。」「用了什么药?」登敏疑惑地问。

    「嗨,」龙坤叹了口气说:「这女人生孩子的事老哥我也不大懂,听说有种

    促孕药,女人吃了容易怀上,而且碰巧了还能一箭双雕。所以就派人去药店买了

    ,给她搀在牛奶里喝了。我怕药劲不到,所以,从你们定下比赛开始,一直给她

    吃到登敏老最后一次H她那天才停下来。」登敏和披侬同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

    情道:「原来如此啊。难怪枫奴运气这么好……」龙坤满脸委屈地说:「我只知

    道吃了这药女人爱生双胞胎,所以我说,说不定会中个大奖。可谁知道,你给她

    根针,她拿着当个棒槌。双胞胎是怀上了,谁想到她给你们俩一人弄了一个,俩

    娃还差了一个星期,真不愧是美国回来的硕士,连生孩子都和平常女人不一样!」

    三个男人一起哈哈大笑了起来。

    蔓枫被他们笑得毛骨悚然。自己在他们眼里哪里还是个人,简直就是一个随

    便摆弄的玩具。一个这几天一直在她脑子里盘旋的念头再次冒了出来。她深吸一

    口气,强忍住哭,咬了咬牙,咋着胆子抬起了泪眼抽泣着呼唤:「人……人

    ……」龙坤和另外两个恶棍一起回过头来,好奇地看着跪在墙根的大腹便便的蔓

    枫。

    龙坤笑眯眯地问:「枫奴,你叫人有什么事啊?中了这么大的奖,是不是

    要祝贺一下人啊?」三个人又哈哈大笑起来。

    蔓枫的脸憋得通红,她稍微犹豫了一下,心一横,把想了好几天的话说了出

    来:「人,枫奴……枫奴想请人开恩……」

    「哦,你想请人开什么恩啊?」披侬凑过来好奇地问。

    蔓枫紧张地瞟了他一眼,吞吞吐吐地说:「枫奴……愿意一辈子伺候人。

    人的比赛也赛完了,枫奴……想请……人……把枫奴肚子里的孩子……

    打掉吧……」说到这儿,她战战兢兢地看了龙坤一眼,赶紧补充说:「好让枫奴

    ……能乖乖地给人H 」披侬一听,立刻大摇其头。还没等他说话,登敏先凑

    上来说:「把孩子打掉?这怎么行?老子还想等枫奴把孩子生出来,看看哪一个

    是老子我的呢!」

    披侬这时插上来说:「是啊,我们还想看看枫奴大着肚子穿警服的样子呢!

    一定很拉风哦!拍成照片拿出去肯定能卖大价钱呢。怎么能随便把孩子打掉

    呢?

    再说,人我可是已经有四个孩子了,女人大肚子的时候H起来那个滋味实

    在是太让人向往啦。可惜啊,老婆一大肚子就不让上身了,生一个孩子从头到尾

    也摸不上两回。我想,枫奴不会对人这么残忍吧?」蔓枫一听,吓得浑身哆嗦

    ,哭泣着央求:「人……可怜可怜枫奴吧……把孩子做掉再来……H枫奴吧…

    …请人……开恩啊……呜呜……」这时龙坤板着脸开口了:「好吧,既然枫奴

    这么替人着想,我看就成全了她,给她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吧。」他这话一出

    口,别说蔓枫,就脸登敏和披侬都吃惊地看着他。谁知龙坤微微一笑道:「孩子

    打掉了,事情可没有完哦!你别忘了,两位人的比赛还没有分出胜负哦。孩子

    打掉了,比赛从头来,咱们再来他一次,一定要比出个输赢,枫奴你看怎么样啊?」

    「不……不啊……」蔓枫吓得浑身发抖,简直要急疯了。她拼命地仰起脸,

    哭得梨花带雨地看着龙坤,不顾一切地哭求道:「人饶恕枫奴吧……枫奴该死

    ……枫奴……愿意伺候人……枫奴请人发落……饶了枫奴吧……呜呜……枫

    奴再也不敢了……」龙坤得意地嘿嘿笑了。他托住蔓枫挂满泪水的下巴故意问:

    「怎么,枫奴改意啦?孩子不打了?」蔓枫忙不迭地点头:「不打了,不打了

    ……枫奴该死……」「你想好啦?真的不打了?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不是人

    逼你啊!」「是……是枫奴自己要求的……枫奴想好了……请人开恩……饶枫

    奴这一次吧……」龙坤满意地点点头。他忽然又想起什么,朝远处的一个手下招

    招手。

    那个手下马上拿了一摞报纸,递给了他。龙坤拿着这一厚叠报纸,随便翻了

    翻,然后递到蔓枫的面前道:「枫奴,人这儿有一份今天的报纸,你看看这头

    头条,和枫奴有关哦?」蔓枫还沉浸在深深的惊恐之中,听他一说,立刻一惊

    ,自己上报纸了,还是报纸头头条?这怎么可能?但她还是忍不住把泪眼模糊

    的目光转向了龙坤手里的那份报纸。只看了一眼,她立刻惊呆了。头头条的大

    标题竟是:反对党联盟就颂韬下台条件与爱国党达成妥协。

    蔓枫简直不敢相信了。下台?就这么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姐夫竟被逼到要下

    台的地步了?就是因为自己调查的那宗泄密案吗?以姐夫的雄厚实力和扎实根基

    ,这一点点小事不可能扳倒他呀。难道又发生什么塌天大事了吗?龙坤说和自己

    有关系,难道是自己失踪的事牵连了姐夫?这怎么可能?她觉得自己一下变成了

    白痴,这里面的因果关系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了。

    她刚想往下看详细内容,龙坤却把报纸卷了起来,敲打着她的脑袋说:「看

    见了吗,你那神通广大的姐夫要下台了!已经和反对党谈妥条件了。不过,他的

    条件里可是一个字也没有提到枫奴你呢!他实在是太狠心了,把你这个羞花闭月

    的小姨子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不过,这也难怪啊,他现在自己都自身难保啦,哪

    里还顾得上你哦!」蔓枫竭力让自己的脑子清醒起来。这是一个阴谋吗?是他们

    为了彻底打垮自己的精神而制造的假新闻吗?可自己现在已经是这个样子了,还

    须要再打击吗?

    她突然记起自己前几天的疑惑:这群本来只敢在阴暗的角落活动的恶棍,居

    然敢把自己这样一个被他们非法绑架的警务人员带到医院去。这说明他们已经有

    恃无恐了。看来报纸上的新闻是真的了,自己真的是什么都指望不上了。

    他盯着蔓枫逐渐暗淡下去的目光,幸灾乐祸地说:「看见了吗,枫奴,这回

    彻底没有人管你啦。你就老老实实地在人这里呆着吧!乖乖地把孩子生下来,

    乖乖地把人伺候舒服了,自然有你的好处,懂吗?」蔓枫觉得浑身酸软无力,

    心脏像生了锈的机器一样快跳不动了,她垂着头挣扎着低声应道:「是,人。

    枫奴……听候人……吩咐……」三个恶棍一起满意地笑了。mfront

    -335

交友与打赏

其他快速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