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豪门哀羞风云录】3-5.都市小说 尚春台,ai2hao.com 

3_【豪门哀羞风云录】3-5_都市小说

难点。一直谈到最后一分钟,今天我上飞机前总算是谈妥了。」颂韬

    轻松地笑了:「小妹真的长大了,挑大梁了。」他温和地对茵楠说:「这个事处

    理完,你和楚芸都好好休息一段。然后还有重要的事要交给你哦!」茵楠眼睛里

    闪过一丝顽皮,歪歪头问:「什么事嘛?」颂韬平静地笑笑说:「从政你没有兴

    趣,那西万家企业最重的担子就要你挑喽。」说完整理了一下桌面上的文件,推

    开椅子站起身来。

    茵楠随他站起身,一起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颂韬抓住门把手却停下了脚

    步,眼睛盯着妹妹认真地说:「差立坤他们在像疯狗一样到处乱咬。你们一定要

    注意保密。密约部分万一露了风声,麻烦就大了。」茵楠严肃地点点头说:「这

    件事从一开始,从准备资料、处理账目到谈判都是我和楚芸亲自处理的,没有第

    三个人了解。我们会小心的。」颂韬脸上浮现出轻松的表情,拧开屋门,兄妹俩

    一前一后回到了饭厅。

    就在这天的晚上,还是那幢低矮神秘的豪宅,还是那间风雨不透的密室,还

    是那三位zx国政界大佬。三人的表情都比上次要亢奋和严肃得多。

    昂潘难掩兴奋地说:「as股权交易这件事到底是掀起了风浪,现在声势也

    造出去了。游行示威的人还把自己命名为」紫巾团」,我们党内已经有人酝酿在

    下院采取行动了。」差立坤面无表情,沉默不语。希马尼不易察觉地笑笑说:「

    颂韬未必会把这些抗议游行放在心上。as控股权卖给外国公司虽然情理上有违

    民意,但法理上他们确实无懈可击。我看广场上那些人的热度快维持不住了。」

    昂潘的表情一下僵住了。差立坤这时却开了口,他平静地问希马尼:「你那边的

    调查进行的怎么样?有什么有趣的发现吗?」希马尼点点头说:「上次碰头后,

    我请了我的老朋友、wy城里最有名的私人侦探素廷先生帮忙了解交易内情。昂

    潘还帮忙介绍了几位as的中高层……」说着,他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记忆卡

    ,摆在桌子上说:「调查结果都在这里面。简单地说,交易谈判已经基本结束,

    现在唯一还没有谈妥的就是支付方式了。素廷先生甚至拿到了交易约文本。当

    然不是最终文本。」他看了看另外两位关心的表情继续说:「交易大概在一周到

    十天内就会正式公布。按as方面的约本,坦马集团将以溢价分之一六

    十的价格收购西万集团手中的as电信的全部股权。八成现金支付,二成股权对

    价。」昂潘沉吟着说:「好像没什么不对……」差立坤却不动声色,眼睛仍盯着

    希马尼。

    果然,希马尼又说话了:「约文本我已经请专家研究过了。可以说标准得

    不能再标准,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唯一可能让人意外的是,坦马似乎很可能接

    受分之二十股权对价。这就是说,按他们商定的锁定日,也就是今年一月二日

    的开盘价,西万家族将持有坦马集团将近分之三的股权,成为其最大的单一私

    人股东。这好像大大超出了坦马公认的容忍度。」

    昂潘在紧张地思,差立坤仍然不动声色。希马尼继续说:」这也不算奇怪。

    毕竟坦马一举控制了zx国电信业务的大半。以他们的手段,很快就可以把

    付出的代价翻番地捞回去。至于西万家手里的股权嘛,摊薄它也不是什么难事。

    素廷先生甚至动用了骇客手段,调查了双方所有参加谈判人员的电脑和往来通信

    记录。

    不过遗憾的是并没有发现什么让人吃惊的东西。只是发现对方首席谈判代表

    电脑里记录的谈判日程和as高管的记录不尽相同,倒是和茵楠近期的行程完全

    吻。」

    昂潘脱口而出:「您是说,真的有内幕交易?」希马尼两手一摊:「无法肯

    定。因为双方所有谈判人员、包括茵楠的电脑里都查不到一点蛛丝马迹。不过,

    还是有一件看似平常的事情让素廷先生产生了兴趣。」看昂潘和差立坤都瞪大了

    眼睛,希马尼提高了嗓音说:「as的好几个管高管都抱怨老板对此事几乎完

    全包办,将他们置于无用之地。而她倚重的只要一个人,就是首席财务官楚芸。

    而且据说楚芸曾将公司的原始财务报表全部调去,自己关在屋子里研究了整整两

    周时间,这似乎有点不大常。于是,素廷先生对这个楚芸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兴

    趣,专门对她做了一点调查。」

    希马尼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素廷先生首先发现,这位堪称美女的楚芸

    小姐竟是在短短两年时间内,从一个入门新人做到as公司的首席财务官的。当

    然,作为普大ba高材生和西万家未来的儿媳,这也还不算太离谱。不过,素

    廷先生的第二个发现就有点不常了:这个才貌双全的儿媳竟然是西万家从别人

    手里抢来的。」

    看到昂潘和差立坤吃惊的表情,希马尼微微一笑:「没错,是抢来的。根据

    素廷先生的调查结果,直到两年多前,楚芸小姐在美国读书时另有未婚夫,是个

    星洲的小帅哥。素廷先生直接调查了他们当年的同学,证实他们曾经如胶似漆、

    幸福美满。男方甚至为她在美国开了公司、置了产业,只等她毕业就迎娶进门。

    谁知她毕业前回了趟zx国,回去后就和那个星洲小帅哥一刀两断,摇身一

    变,成了西万家未过门的儿媳了。更离谱的是,素廷先生调查发现,那个星洲小

    帅哥,名字叫作博铭的,居然卖了在美国的产业,追到了zx国,在wy城里定

    居了。」

    这个看似八卦的消息显然吸引了两位男人的兴致,他们聚精会神地听希马尼

    继续讲下去:「素廷先生对他们二人的关系下了点功夫,居然有了惊人的发现:

    这一对昔日的小情侣近一年来不仅联系频密,而且竟然偶尔还有幽会……」这回

    ,连老到的差立坤也吃惊地张大了嘴。

    希马尼得意地一笑说:「于是,素廷先生设法检查了一下博铭先生的电脑,

    那里几乎不设防。结果,有了惊天大发现。」说着,他把放在桌上的记忆卡插进

    了电脑。文件打开时,电脑屏幕上的图像让密室里所有的人都看的目瞪口呆,不

    约而同地呼吸急促起来。差立坤急忙伸手到兜里,摸出了硝酸甘油,颤颤巍巍地

    送进了嘴里。

    第05章

    二月二十日,西万集团高调宣布了和坦马集团关于全部转让其持有的as电

    信股权的消息。虽然紫巾团在wy城里又掀起了一阵示威抗议的喧嚣,但毕竟

    约没有任何违规之处,没几天时间,反对的声?a href=&039;mqitaleibiemsitum&039; tart=&039;_bnk&039;司徒ソゼ跞趿耍妊镅砸?br m

    动信任投票的反对党似乎也偃旗息鼓了。

    交易的交割在二月的最后一天全部完成。茵楠当天宣布辞去as总裁职务。

    楚芸也随后悄悄地递交了辞呈,理由是个人原因。她要嫁入西万家了。

    颂韬给她们两人一人送了件大礼。

    他给担任西万集团下属商咨公司执行长的努放了十五天假,让他陪妻子茵

    楠带着刚刚过了周岁的孩子到瑞士去休假。

    走前他向茵楠透露,休假后,她将出任西万集团支柱企业c地产公司的总

    裁。

    谁都知道,现任西万集团席沙瓦就是在c公司总裁任上接替颂韬出任家

    族企业掌舵人的。而他现在已经接近退休年龄。

    楚芸则得到了三个月的假期,以便专心筹备和克来的婚礼。同时,她还从未

    来的公公手里直接收到了集团财务总监的聘书。

    这个安排可谓用心良苦。在西万集团,财务总监上面还有首席财务官。所以

    ,这个职务既可以承担任何要务,但又不用操心繁琐的日常业务。对于新婚后还

    要承担家族延续大业的楚芸来说,这可以说是再好不过的礼物了。

    楚芸搬出了和克来同居的公寓,搬回母亲的住宅,专心待嫁。不过,俩人实

    际上还是天天泡在一起,因为准备婚礼实在是有太多的事要操心了。

    还有一件让她开心的事:博铭终于表态了。愿意和继续她做普通的朋友,并

    给她送来了衷心的祝福。拆除了这颗定时炸弹,她满是歉疚的心终于能安静下来

    了。

    克来和楚芸的婚礼在三月中如期举行了,隆重但却异常低调。报纸上甚至没

    有任何消息。这是因为颂韬考虑到as股权交易引起的风波余波未平,不希望给

    反对党任何不时宜的联想。

    小两口选择了在夏威夷进行婚姻登记。正式的婚礼也是在那里举行的,只有

    双方最亲近的亲属出席。婚礼后亲属们就都返回zx国了,留下小两口度蜜月。

    三月底的一个普通的早晨,颂韬起床后照常来到餐厅。夫人蔓徕还在她的卫

    生间梳妆,而他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他坐在餐桌前,脑子里还在考虑着如何在

    下院推动通过税务调整方案,以便继续推进农村医疗保险。

    他习惯性地伸手去拿当天的晨报,却抓了个空。他诧异地抬头去找,发现平

    时放报纸的台子上空空如也。他正要发作,却见仆人手里拿了一大叠报纸,表情

    怪异地站在门边。

    他把仆人叫过来,伸手拿过报纸,上面的通栏大标题立刻映入眼帘:「as

    股权交易黑幕大曝光」。他心头一惊,翻开下面一份报纸,也是通栏的加粗字体

    大标题:「西万家族瞒天过海,巨额交易黑幕重重!」他烦躁地翻了一下,wy

    所有的报纸,几乎全是一个内容:as股权交易的幕后交易。

    他轰地一下血上了头,饭也顾不得吃了,把反对党的几份要报纸粗略地翻

    了一遍,发现报道中关于幕后交易的报料准确而详尽,而且配有长篇的分析和极

    有煽动性的评论。显然这是一次蓄谋已久的攻击行动。他立刻意识到,这次反对

    党是谋定而动,绝对来者不善。

    颂韬稳了稳神,先给大妹夫文沙打了个电话。他是西万家族负责政务和党务

    的大管家,他也刚刚看到了报纸。颂韬命他立即召集执政的爱国党的高层,紧急

    研究局势,评估风险、商量对策。

    接着,他又给三沙瓦打了电话,让他叫上小妹茵楠,一起马上到他这里来。

    就在wy城里西万一家忙的手忙脚乱的时候,楚芸和克来正在夏威夷皇家大

    酒店的私人海滩上享受太平洋上明媚的阳光。两个人身上都是一丝不挂。这是克

    来的意。

    他们的蜜月已经过去了一大半。白天乘包租的游艇或私人飞机在海上或附近

    的岛子上转转,晚上就在酒店的总统套房里不停地做爱。想起昨晚的事,楚芸还

    有点脸红。

    当她洗完澡裹着浴巾走进卧室的时候,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自从家人离开后,他们似乎就进入了疯狂的原始人类状态。虽然他们已经同

    居了一年多,该做的早已都做过了。但举行婚礼并接受双方家长的祝福后,感觉

    完全不同了。

    就像一个一直偷偷开车的人突然拿到了驾照,那种幸福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语

    言来形容。加上楚芸的心理负担也全部放下了,所以,两人这几天做爱已经到了

    无所顾忌的地步。

    无论是卧室里,还是客厅的沙发上,卫生间的浴缸里,厨房的餐台上,两人

    随时都可能粘在一起,翻云覆雨。甚至有一次,在游艇的后甲板上,克来忽然搂

    着楚芸的腰向她求欢。虽然他们所在的域是完全私密的,周围海上目力所及也

    根本没有一个人影,但楚芸还是吓白了脸。

    不过,最后在克来不懈的坚持下,他们还是做了。那是楚芸第一次在阳光的

    直接照射下做爱。虽然做的时候战战兢兢,但做完后确实是回味无穷。

    其实,两人都明白,这样的疯狂不会长久。作为沙瓦家的长子和长媳,蜜月

    后他们就要搬回家里的大宅。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恐怕就没有自己住在外面时

    那么随便自由了。

    克来也发现楚芸这些天偶尔会走神,甚至露出些许忧郁的神情。也许初入豪

    门的女子都有这样的过程吧,克来希望用原始的冲动调动起妻子的共鸣,尽快融

    化她心中的愁绪。

    不过,当楚芸只裹着一块小小的浴巾推开浴室的房门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

    克来根本什么都没有穿,大大咧咧地坐在梳妆台前宽大的皮椅上,朝她暧昧

    地笑着。胯下那条硬梆梆的大家伙雄赳赳地挺立着,像是在向她示威。

    楚芸的脸立刻红的像块红布,呀地叫了一声,转过身去,害羞地用手捂住了

    脸。

    克来笑嘻嘻地站起身,张开双臂,从后面搂住了她。一只手伸到她的腰间,

    不由分说,把浴巾扯了下来。楚芸撒娇地扭着光溜溜的身体,娇羞地央求道:「

    我们上床去吧……」可是她发现,克来根本就没有上床的意思,那条火热的大肉

    棒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钻进了她两条白嫩的大腿中间。她哎呀一声娇叱,回身

    想挣脱出来,谁知那两条铁钳似的手臂把她的身体紧紧箍住了。

    更可怕的是,她发现他不但没有往床上去的意思,而且把她往相反的梳妆台

    的方向推。她在那面宽大的镜子里面看到了自己一丝不挂的白皙身体、丰满挺翘

    的乳房,小肚子下面油黑整齐的萋萋芳草,甚至隐隐约约还有一个青紫的大肉球

    在芳草丛中探头探脑。她羞的赶紧闭上了眼睛。

    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克来拉着楚芸的双手,让她弯腰扶住梳妆台的边缘,

    自己一手握住她软绵绵的乳房,一条大腿强行插进了她两条修长的大腿中间。

    当楚芸发现克来的企图的时候,什么都晚了。她被身后那个结实厚重的身体

    紧紧挤在这狭小的空间里了,而那个硬梆梆的大肉头,已经顶在了自己湿润的花

    瓣中间。

    她哇地大叫起来,可一抬头,正好看见自己淫荡的样子。她赤身裸体,双手

    扶着梳妆台,对着雪亮的大镜子,两只丰满的乳房,一只被大手抓着,另一只晃

    晃荡荡。她两腿岔开,高高地撅起屁股。身后的克来邪恶地笑着,正躬着腰浑身

    用力。那条火热的大肉帮已经不由分说,侵入了她敏感的身体。

    她不敢乱动了,既怕弄疼了他,又怕影响了他的性致。可她从来没有以这样

    的姿势做过爱,而且两人的一举一动都历历在目。生理和心理双重的冲击,让她

    简直要崩溃了。

    那条又粗又硬的大肉棒已经不由分说插到了底。楚芸觉得下身都被塞满了,

    胀的难受。紧接着,有力的抽插开始了。

    克来呼呼地喘息着,两具赤条条的身体碰撞在一起,啪啪作响。粗大的肉棒

    在楚芸胯下不急不慢地进进出出。在镜子里影影绰绰历历可见。

    虽然和男人做爱已经有几年的历史,但这样亲眼看着男人在自己身上抽插还

    是第一次。楚芸羞的不敢睁眼,可又忍不住时时偷看一眼。特别是看见暴胀的肉

    棒在自己胯下时隐时现,加上背后插入那完全不同以往的感觉,给她带来的心灵

    上的震撼简直无以言表。

    没多一会儿,楚芸就完全放弃了心理上的抗拒,配着克来的动作扭动腰肢

    ,动地应和着他的抽插。肉体碰撞的噼啪声和男人女人的喘息声混在一起,

    把两人都推向了欲望的高峰。

    也不知纠缠了多长时间,最后,在男人亢奋的低吼和女人娇羞的呻吟中,两

    人一同达到了欲望的顶峰。两具同步战栗的酮体疲惫地倒在了宽大的皮椅里面。

    在他们仍然交接在一起的地方,已是一片泥泞。

    喘息稍定,克来抱着楚芸来到浴室,两人又泡了一个多钟头的鸳鸯浴。然后

    ,他俩回到床上,一丝不挂地搂在一起,一直睡到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才醒。

    看看天色,已经来不及出游了,克来提议到总统套房专属的私人海滩去晒太

    阳。草草吃了点东西,两人换了泳衣来到了海滩。这里是檀香山最好的滩岸,白

    沙蓝海。五米的海滩完全和外界隔绝,绝对保证私密。

    克来四周张望了一下,笑嘻嘻地向楚芸提议,两人把泳衣都脱掉。谁知楚芸

    一听,脸都白了,下意识地快步后退,与克来拉开距离,双手捂在胸前,头摇得

    像个拨浪鼓。

    克来一边淫笑着把自己脱光,一边步步进逼,张牙舞爪地扑向楚芸。楚芸惊

    慌地大叫着,不停向四面张望,连连倒退。谁知脚下一绊,摔倒在柔软的沙滩上。

    克来大笑着扑在她身上,伸手就去解她比基尼式泳衣的带子。楚芸慌忙捂住

    胸脯,像掉进冰窟一样浑身发抖。

    当克来带着胜利者的笑意把楚芸胸前的布条抽掉的时候,她不顾一切地搂住

    了他,把自己丰满的胸脯挤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恐惧地说:「不要啊老公……有

    狗仔队啊!」克来哈哈大笑:「这里是海滩,方圆一公里之内,没有我们

    的召唤,不会出现第三个人。你就放心脱吧!」笑着,他一把将楚芸身上仅剩的

    小裤裤也扯了下来。

    楚芸哇地大叫起来,几乎要掉眼泪了。她慌忙把自己的一丝不挂的身体放平

    ,一双小手忙不迭地扒来身旁的沙子,把自己的裸露的下身盖了起来。

    克来笑呵呵地看着自己可爱的妻子,心里像浸满了蜜汁。

    万里之外的wy城里,形势已经急转直下。媒体爆出as股权幕后交易的当

    天上午,本已偃旗息鼓的紫巾团立刻卷土重来,而且声势大大超过原先。

    转眼间,首相府、议会大厦、甚至王宫广场都挤满了戴紫丝巾的人群。他们

    打出的口号已经是惩办贪腐、颂韬下台。三天之后,三大反对党联在下院发动

    了对颂韬政府的信任投票。

    朝野对峙急速地进入了短兵相接的局面。议会投票定在十天之后。自颂韬本

    人以下,执政党所有的要人都全力投入了拉票固票的紧张活动,因为已经有了风

    声,有执政党的议员在反对党和舆论的压力和拉拢下开始动摇了。

    茵楠得到消息也提前结束了休假,回到wy城,到c公司走马上任,以便

    让大哥能心无旁骛地应付日益危殆的政坛危机。mfront

    -335

交友与打赏

其他快速通道